*ST华源“内忧外患”:高溢价关联交易引问询高负债难解

时间:2019-11-14 来源:www.ouchun.net

新浪财经讯10月31日,*ST华远公布第三季度报告,前三季度营业收入73.64亿元,同比增长8.01%。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2.12亿元,2018年前三季度为-5.23亿元,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扣除后的净利润为-2.44亿元,而去年同期为-5.23亿元。截至报告期末,归属于母亲的净资产为13.77亿元,同比下降23.01%。

“内忧外患”管理困境

*圣华远的主要业务是向公司发电资产所在地区销售电力和热力产品,以满足当地社会和经济发展的需要 *圣华远透露,它已成为黑龙江省最大的发电和集中供热运营商。这些发电厂分布在黑龙江省的主要中心城市。截至2019年6月30日,已有8座全资控股电厂投入运行,均为火力发电厂,装机发电能力670万千瓦,总供热面积1.12亿平方米。

*ST华远表示,其主要性能驱动因素包括但不限于发电(供热)、电价(供热价格)和燃料价格 同时,技术创新、环境政策和人员队伍也会间接影响公司目前的绩效和发展潜力。

数据源:根据*ST华远披露的上一年度主要业务构成,2015年至2018年电力销售收入分别为69.49亿元、64.96亿元、66.23亿元和70.51亿元,分别占营业收入的77.05%、76.73%、74.23%和73.65%。很明显,圣华远的收入主要来自电力销售收入

第二大收入是供热收入,2015-2018年分别为15.35亿元、16.32亿元、18.99亿元和23.50亿元,分别占收入的17.02%、19.28%、21.28%和24.55%

售电收入和供热收入之和基本可以达到收入的95%以上,所以售电和供热业务将直接决定*圣华苑的运营

数据源:根据过去几年的售电和供热业务毛利率,2015年至2018年的售电毛利率分别为15.42%、16.14%、5.66%和5.55%,呈现明显下降趋势。同期供热业务毛利率分别为-9.05%、-7.54%、-15.70%和-20.11%。虽然毛利率为负,但也显示出明显的恶化趋势。

这也是*ST华远近年来亏损困境的直接原因

但进一步来说,毛利率下降的原因可以分为上下游挤压造成的“外部麻烦”和效率提高困难造成的“内部麻烦”:

第一个是上下游挤压造成的“外部麻烦”:

第一个自然是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造成的成本增加 众所周知,随着国家大力推进供应方面的结构改革,煤炭行业已经走向产能削减、产量削减和煤矿安全生产专项整治,煤炭供需关系发生了很大变化,区域煤炭市场资源短缺,煤炭供应明显减少,煤炭价格居高不下,电煤成本大幅上升。

第二,下游销售端的价格不受控制,甚至有进一步下调的风险。 由于电价和热价关系到国计民生,受国家严格控制和监管,在煤炭价格持续飙升的情况下,公司电价和热价不能同步挂钩。此外,随着售电侧改革进入实质性运行阶段,发电市场的竞争将进一步加剧,换句话说,随着竞争的加剧,价格仍有进一步下跌的风险。

第二是“内部担心”效率难以提高:

数据源:报表数据排序

第一是新安装的数量较少 根据近年披露的权益装机容量,2015年至2018年权益装机容量分别为5766兆瓦、6116兆瓦、6316兆瓦和6316兆瓦。2016年和2017年仅增加了350兆瓦的富尔奇热电厂和350兆瓦的哈尔滨热电厂,2017年富尔奇热电厂也减少了150兆瓦 装机容量直接决定发电容量,新装机容量越少,发电容量自然不会大幅增加,从而导致收入空大幅增加

第二是减少单位使用小时数。 根据披露的数据,2015年至2018年*ST华远飞机的使用时间分别为3928小时、3798小时、3678小时和3787小时,其中2015年比2014年减少了99小时。然而,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利用率仍处于下降状态,2018年仅略有增加。 在装机容量没有大幅度增加的情况下,机组的使用小时数是决定发电量的直接因素。 一方面,机组使用小时的减少是由于环境保护和其他政策要求造成的火电限制;另一方面,这也是由于发电机组单机容量小和新发电机组数量少。

从*ST华远的机组组成来看,最小的机组只有12MW,最大的只有600MW,更多的是200-350MW到350MW之间的中型机组。目前,火电行业受到煤炭价格和环境保护等因素的影响。尽管该行业通常难以运营,但大容量机组,尤其是最新的机组,在煤炭消耗和超低排放方面仍极具竞争力。显然*圣华远最新的机组也是350兆瓦福拉尔吉热电厂和350兆瓦哈尔滨热电厂,分别于2016年和2017年投产。更多的应该是上一年投产的中小型单位。换句话说,无论是满足环保要求的技术困难所造成的功率限制,还是老机组维护时间长,都将进一步限制机组的使用时间

数据源:报表数据编译

反映生产效率下降的另一个指标是发电的综合厂用电利用率。根据披露的数据,*ST华远2015年至2018年的综合厂用电利用率分别为9.35%、9.60%、9.71%和9.86%,一直在上升。发电的综合厂用电利用率可视为发电消耗,而自用电利用率的提高自然意味着对外售电量的减少,即收入的减少。因此,*ST华远发电综合厂用电利用率的提高并不是一个好兆头

同时,为了满足越来越高的环保要求,旧机组本身的升级是不可避免的,这进一步提高了成本。

根据披露的数据,* 2015年至2018年,圣华苑在环保节能技术等改造项目上分别投入10.96亿元、9.01亿元、7.2亿元和9.75亿元,共计36.92亿元。同期,火电项目和煤矿项目基本建设和前期项目投资支出分别为6.64亿元、19.47亿元、7.52亿元和2.23亿元,合计35.86亿元,即老项目的招标和改造高于新项目的投资。 显然,为了满足环保和节能的要求,圣华远需要在不降低投资的情况下保持现有产能,从而进一步增加成本折旧。

当然,这种投资并不全是负担。从煤耗核心指标*来看,ST华远2015-2018年综合供电煤耗分别为314.62g/kwh、311.33g/kwh、304.97g/kwh和300.50g/kwh,呈下降趋势。煤炭消费的下降可以直接降低电力和煤炭成本,但是考虑到毛利率的恶化,这种下降显然仍然不足以弥补更多成本的上升。

高额债务进一步拖累了运营。

资产负债率与经营同时恶化。沉重的债务自然伴随着高额的财务支出,这也使得圣华远的运营“更加糟糕”

数据源:Flush iFinD

Flush Data显示*ST华远在2015-2018年和2019年前三个季度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84.36%、83.90%、89.27%、92.64%和93.26%,一直在上升。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已达到93.26%,而现金比率仅为10.87%,这表明*ST华远资金缺口巨大,随时面临现金流中断的风险

偿还本金的压力比支付利息的压力更直接。从财务支出来看,*ST华远在2015-2018年和2019年前三季度的财务支出分别为8.47亿元、6.72亿元、7.08亿元、8.22亿元和6.59亿元。由于过去两年的净利润亏损,为了更直观地分析利息支付的压力,将财务费用与毛利润进行比较,发现同期财务费用在毛利润中的比例分别为80.90%、64.80%、230.62%、483.53%和129.47%。显然,高额的财务费用会“吞噬”已经很少的毛利,更不用说维持运营所需的其他费用了。

高额溢价关联交易导致询价

As *ST华远在2017年和2018年连续两个会计年度对母公司的经审计净回报为负,根据相关规定,*ST华远的股票被警告有退市风险,即戴着星帽。 如果2019年返还给母亲的净利润不能转化为利润,即返还给母亲的净利润已经连续三年亏损,上市可能会暂停。

ST华远在2019年上半年盈利,但在第三季度亏损严重,前三个季度母公司累计净利润为-2.12亿元。为了避免上市暂停,有必要抓住Q4,这是唯一剩下的窗口期。在短期经营困难的情况下,出售资产获利成为首选。

根据公告,*ST华远计划以5.48亿元的转让价格将华电煤业集团公司2.36%的股权转让给其控股股东中国华电集团。

公告披露,截至2018年12月31日,华电煤炭净资产账面价值为74.87亿元。计划采用收益法评价结果作为评价结论。净资产初始评估值为232.01亿元,评估值为157.15亿元,增值率为209.9% 以高溢价向关联方出售资产也引起了交易所的关注。 (新浪金融上市公司研究所反向船)

(编辑:王艳娜HN11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