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教授:在半导体上中国需5-10年才能赶上美国

时间:2019-10-01 来源:www.ouchun.net

倪舒的思考黑暗时间2019.9.4我想分享

根据《南华早报》,北京大学教授,半导体行业资深人士周志平表示,中国需要至少“5到10年”才能赶上美国,韩国和其他半导体国家领域。

半导体是信息时代的基石。这些微型设备充当各种产品的数据处理大脑,从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到汽车和航天器,再到推动全球经济发展。

尽管中国多年来在半导体行业进行了大量投资,但中国在高端集成电路领域仍然依赖于美国技术。近年来,中国每年的芯片进口量已超过原油,2018年达到312亿美元。

北京大学微电子学教授周志平上个月在重庆举行的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接受了《南华早报》的采访。从1971年到1978年,周志平是中国衡南晶体管厂的创始人和副总裁。从1987年到1989年,他是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的访问科学家。他目前是国际光学工程学会(SPIE)的成员,也是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的成员。

2005年至2008年,周志平担任华中科技大学长江特聘教授。他目前是北京大学杰出教授,重庆半导体公司联合微电子中心的首席科学家。他从事半导体行业的学术和工业工作已有近50年的历史。

周志平在采访中谈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现状。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

问:中国什么时候决定专注于发展自己的半导体产业?

答:据我所知,1970年,有一个宣传口号鼓励大家发展电子产业。摩尔定律发布后不久,中国并没有落后于西方国家。当时,国家还投资引进了10条国外集成电路生产线。我开始在一家国有工厂从事微电子工作。

问:中国如何发展半导体产业?这个过程中有哪些成功和错误?

答:从1993年到2005年,我在佐治亚理工学院工作了12年。 1996年,当我访问中国西部的一家微电子研究所时,我第一次回到中国。它的设施并不比我在20世纪70年代在湖南省建厂时更好。

我也去了中国中部的一所大学。他们的微电子部门在20世纪70年代比我的工厂差。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国内微电子产业基本上做到了。我访问的两所大学和西方国家之间存在巨大差距。

2000年,中芯国际成立。它在推动中国半导体产业技术进步方面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事实上,中国的一些人非常重视这个行业,但当时它还没有上升到国家发展的水平。

问:有些人认为摩尔定律意味着集成电路每平方英寸的晶体管数量每两年增加一倍。达到极限。随着竞争对手的发展步伐放缓,这会让中国有机会迎头赶上吗?

答:目前,(晶圆制造)的成本并没有下降。所涉及的费用正在增加。该行业不再遵循摩尔定律,因为芯片越小,成本越高。必须克服技术困难(制造更小的芯片)。在半导体制造业,我们现在可以在中国做14纳米(制造硅片集成电路的制造工艺)。

相比之下,美国和台湾的半导体公司已经实现了7纳米甚至5纳米的制造工艺。他们至少比我们大陆领先两三代。

问:中国是否有很好的机会赶上美国,韩国和半导体领域的其他国家?

答:中国有能力迎头赶上。但它必须解决的问题涉及整个行业的生态系统和供应链。我认为我们需要至少5到10年才能赶上来。升级整个生态系统需要时间,特别是在其他国家(硬件,软件,服务和知识产权)实施技术关闭时。我们必须自己开发相关的设备,工具和技术。

收集报告投诉

根据《南华早报》,北京大学教授,半导体行业资深人士周志平表示,中国需要至少“5到10年”才能赶上美国,韩国和其他半导体国家领域。

半导体是信息时代的基石。这些微型设备充当各种产品的数据处理大脑,从个人电脑和智能手机到汽车和航天器,再到推动全球经济发展。

尽管中国多年来在半导体行业进行了大量投资,但中国在高端集成电路领域仍然依赖于美国技术。近年来,中国每年的芯片进口量已超过原油,2018年达到312亿美元。

北京大学微电子学教授周志平上个月在重庆举行的中国国际智能产业博览会上接受了《南华早报》的采访。从1971年到1978年,周志平是中国衡南晶体管厂的创始人和副总裁。从1987年到1989年,他是国家标准与技术研究所的访问科学家。他目前是国际光学工程学会(SPIE)的成员,也是电气和电子工程师协会(IEEE)的成员。

2005年至2008年,周志平被任命为华中科技大学长江教授。现任北京大学长江特聘教授,重庆半导体公司联合微电子中心客座首席科学家。他从事半导体行业的学术和工业工作已有近50年的历史。

周志平在接受采访时谈到了中国半导体产业的现状。以下是经过编辑的访谈。

问:中国什么时候决定专注于发展半导体产业?

答:据我所知,1970年,有口号鼓励大家发展电子产业。在摩尔定律出台后不久,中国并没有远远落后于西方国家。当时,国家还投资引进了10条国外集成电路生产线。我开始在一家国有工厂从事微电子工作。

问:中国如何发展半导体产业?这个过程中的成功和失败是什么?

答:从1993年到2005年,我在佐治亚理工学院工作了12年。 1996年,当我第一次回到中国时,我参观了中国西部的微电子研究所。它的设施并不比我在20世纪70年代在湖南省建厂时好多少。

我也去了中国中部的一所大学。他们的微电子部门在20世纪70年代比我的工厂装备更差。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这基本上是国内微电子工业的情况。我访问的两所大学和西方国家之间存在巨大差距。

2000年,中芯国际成立。它对推动中国半导体产业的技术进步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事实上,中国的一些人非常重视这个行业,但当时并没有达到国家发展的水平。

问:有些人认为摩尔定律意味着集成电路每平方英寸的晶体管数量每两年增加一倍。达到极限。随着竞争对手的发展步伐放缓,这会让中国有机会迎头赶上吗?

答:目前,(晶圆制造)的成本并没有下降。所涉及的费用正在增加。该行业不再遵循摩尔定律,因为芯片越小,成本越高。必须克服技术困难(制造更小的芯片)。在半导体制造业,我们现在可以在中国做14纳米(制造硅片集成电路的制造工艺)。

相比之下,美国和台湾的半导体公司已经实现了7纳米甚至5纳米的制造工艺。他们至少比我们大陆领先两三代。

问:中国是否有很好的机会赶上美国,韩国和半导体领域的其他国家?

答:中国有能力迎头赶上。但它必须解决的问题涉及整个行业的生态系统和供应链。我认为我们需要至少5到10年才能赶上来。升级整个生态系统需要时间,特别是在其他国家(硬件,软件,服务和知识产权)实施技术关闭时。我们必须自己开发相关的设备,工具和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