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中国70年油田开发历程:践行“我为祖国献石油”誓言

时间:2019-09-14 来源:www.ouchun.net

编者按:新中国成立初期,该行业正在等待晋升。克拉玛依油田,大庆油田等多个大型油田的成功开发,解决了国家建设的迫切需要,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的面貌。

克拉玛依戈壁黑金

本报记者李亚南

历史背景

新中国成立初期,按照“西北石油”的传统观念和有限的信息,新疆石油工业备受期待。 1955年,第六届全国石油勘探大会决定进军黑油山并钻探第一口井。

1955年10月29日,克拉玛依排名第一的井喷出工业油流,并宣布发现新中国第一个大型油田。柯一井的发现是新中国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的一个里程碑。 1958年,克拉玛依油田进入正式发展阶段,不同国家的石油工人在没有水和没有草的戈壁沙漠上牺牲了自己的奉献精神。 1958年5月,国务院正式批准设立克拉玛依市。 1959年,克拉玛依油田原油产量成为全国最高,是大庆油田发现前该国最大的石油生产基地。

有经验的人说

张福山:95岁,原新疆石油管理局独山子井架安装部工人,带领团队安装了1号井架。

克拉玛依有很多美丽的地方,但张福山的老人只喜欢排名第一的井。

1955年3月2日,在大雪覆盖的戈壁沙漠上,一匹缪斯从独山子开车,向黑油山艰难前行。那是由张福山领导的7人井架安装队。他将前往160多公里外的黑油山,准备安装第一个井架。 60多年后,他还记得其他六个人的名字:于玉林,安德烈,沙恩,苏莱曼,卡德尔和阿布李。

一路上,7级的西北风给敞篷卡车上的人增添了大雪。 “我们穿着毛毡管,老羊皮蝎子,蜷缩起来,蜷缩在马车的一角。没有人说话,除了风和雪的咆哮。哭声打破了沉默,一个年轻的同事大声喊着声音“。张福山说。

就像这样,小组去了黑油山。当我在我的地方看到它时,我的心更冷。 “在一个小土屋和一个班车上,我和余玉林住在一起的地方,剩下的5个人住在小土屋里。”

张福山和严玉林睡着了,带着他们带来的感觉,第二天早上他们无法打开门。原来,雪阻挡了门。外面的人会打开雪把它们拉出来。

早餐后,张福山和他的队友们出去找井。雪太厚了,人们在早期探索中留下的痕迹早已消失。有几个人在雪地和穿梭森林。

晚上5点,张福山和他的队友终于找到了第一口井。卸载材料,平整井场,并准备安装井架有点展开。 “在一个多月的准备时间内,每天三次下雪,干邑白兰地和盒装糖,最幸福的是晚上偶尔会吃热汤面。”张福山说。

在张福山和他的团队战斗了将近两个月后,在1955年4月下旬,最后安装了1号井架,他们准备返回独山子。然而,安装的井架和材料需要被抛在后面,Shain主动留下来。 4月29日,在所有干邑和剩下的一半面粉留给Shain后,张福山和其他五个人乘车返回独山子。

只有胆量和勇气才能独自留在戈壁沙漠是不够的。当张福山再次回到黑油山时,已经过了20多天。在这段时间里,由于避免了狼和野猪,沙子不得不爬到高高的井架上睡觉。

6月15日,独山子矿务局派出了1219名青年钻井队,由8个民族和36人组成。该团队由陆明宝和爱山卡希领导,并在黑油山建立。 1955年10月29日,克拉玛依1号井喷出原油。 “井水沸腾了。有些人喊叫,有些人跳,有些跳舞,有些人笑。”张福山回忆说。

从那时起,张福山一年四季都在黑岩山戈壁沙漠,2号井,22号井,23号井.在张福山和许多石油人的手中,井架起地面,现代化的石油城市应运而生。 “那真的是惊天动地。我不能说出来。没有办法比较它。当时,戈壁沙漠甚至没有个人。最常见的是黄羊;现在,楼上和楼下,电话很现代。“

访问提示

Kekei Well酒店位于克拉玛依(Karamay)的中心,是克拉玛依(Karamay)的标志性建筑。 1号井油树上方的不锈钢雕塑组高10多米,长度不到1米。它看起来像黑油山油池中的油泡。

在Baijitan地区和克拉玛依地区的交界处,有一个洞穴群,最初建于1964年,被称为101窑房。这是克拉玛依保存完好的油田开发初期唯一的员工住宅,建筑面积8886平方米,298件。

新疆石油地质展览馆将科技成果展与基础学科研究相结合。它以学术为基础,与生产相结合,广泛传播科学知识。它是一个功能全面的新型石油科学知识宫殿。

大庆油田写作奇迹

本报记者刘梦丹方远科中佳

历史背景

1958年2月,党中央对石油勘探战略的东移作出了重大决定。 1959年9月26日,松井三井的工业燃料流量标志着世界级超大型陆上砂岩油田的诞生,大庆油田被发现。

1960年,石油会议以积极的方式启动。 “有条件,没有创造条件的条件。”以钢铁侠王金熙为代表的老一代石油人士,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仅用了三年半的时间就占领了大油田,从根本上改变了中国石油工业的面貌。

大庆油田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大型砂岩油田和非均质多油油藏之一。它的发现和发展丰富和发展了石油地质学理论。大庆油田开发建设中形成的管理模式,为探索中国特色的新型工业化道路提供了实践基础和宝贵经验。

有经验的人说

王启民:82岁时,大庆油田有限公司前总经理助理,副总地质师被党中央,国务院授予“改革先锋”称号,被誉为“大庆“新钢铁侠”为科技稳定石油,稳定生产“。

谈到当年激烈的石油会议,王启民就像个孩子。他说,“这就是我开始的地方。”

“那时,据说中国是一个'贫穷的石油国家'。每个人都认为这个国家没有门。“在北京石油学院石油地质系学习的王启民看着学生转身,决定等待。 “结果突然等待好消息,东北发现了一个大油田。”这是无数石油人民为国服务的梦想的开始。

1959年,成千上万的血腥青年回应了党中央的号召,涌向了广阔的松嫩平原。 1960年4月,王启民带着一个袋子去了北大荒,开始了为期一年的实习。

在春末和初夏的北部荒野是一个无尽的荒野,茅草屋是稀疏的。王启民和一个烧锅炉的工人住在水泡旁边的锅炉房里。 “晚上有狼,当会议回来的时候,他们必须带上木棍。”

在冬季,加温和打蜡油井是最重要的任务。

“冬季油井非常蜡状。有时他们需要四班蜡。他们只能使用重型绞车。如果他们不小心刮蜡,他们就会掉进去。”王启民说,他正在用双手,好像他已经回到了同一年。没有办法摆脱井,让油的压力推动打蜡刀片,我们将用毡纸冲到井口,然后清理井场中的油。“

“在战争时代,有许多困难。”王启民当时还记得油。游泳池里有一点油,很难测量。王启民和工人们谈了很长时间,提出了一个解决方案:在池中放一个带孔的大铁管,里面的油波动变小,测量更准确。

这很困难,那个矛盾,国家缺乏石油是最大的困难。成千上万的员工住在蝎子,吃狼头,日晒雨淋,爬冰雪,忘了我为国争取更多的油,更多的油。宏伟的石油战争吸引了王启民。毕业后,他回到大庆,成为油田科技前沿的一员。

“当时,油田进行了十次重大实验。我是观察测试站的观察员。我每天都跑到每个观察点,晚上回来讨论,写简报,并刻蜡版。我把它发给了领导者,经常是黎明。“该部分的经验使王启民了解并发展了对油田开发的更多信心。

当时,异质多油大型大陆砂岩油田的开发在中国尚无成功的先例。外国专家断言,中国不能靠自己的力量发展这样一个复杂的油田。他们甚至讽刺地说,除非他们被移到赤道进行采矿,否则冰点和蜡含量都很高。

“当时,我们学会了油田开发工作的铁人,并在干战的门上写了一对对联:'看看毛茸茸的年轻人,敢于先嘲笑世界',水平批次是'闯将在这里'。“这种尴尬已超过半个世纪。王启民和几代油田开发科技人员以实际行动宣誓“我向祖国献油”。

到1963年底,大庆油田已完成试验开发,年产原油400多万吨。随后,全面开发建设开始,原油产量迅速增加。到1976年,它实现了5000万吨的年产量。此后,2002年,连续27年实现了5000多万吨的高产稳产。 60年来,大庆油田原油产量23.9亿吨,油气当量保持在4000万吨以上,创造了世界同类型油田发展史上的奇迹。

访问提示

当你来大庆时,油腻的展馆不容错过。它是大庆油田历史展示馆,大庆油田科技馆和钢铁侠王进溪纪念馆。

大庆油田历史展示馆位于中旗路32号。它最初是大庆石油战斗司令部的所在地。这是中国第一个以石油工业为主题的原始纪念馆。游客可以踏上铺满铜板的“大庆路”,享受大庆油田60年的发展历程。

进入大庆油田科技馆世纪大道中原路即将来临。由于技术的原因,大庆油田正在蓬勃发展。这个反映石油技术发展的大型现代化专业展厅,展示了大庆油田的辉煌历史,呈现了石油科学和生产技术的形象,让游客在科技的海洋中游泳。

铁人王进喜纪念馆的成立是为了纪念中国工人阶级的先驱战士王进喜。截至2019年5月31日,纪念馆共接待了1111万人次。在展馆里,人们拉肩并运输钻机,打破冰块并取水确保钻孔,并利用车身搅拌泥浆等场景重现,展现生产场景和钢铁侠精神。年。

(郝云雷,王平泰,张云普参与撰写)

(编辑:杜燕飞,朱玉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