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三朝不倒的第一庸臣,清朝曹振镛

时间:2019-08-30 来源:www.ouchun.net

  有清一代,朝廷重要大臣过世,往往由礼部根据其生平功绩拟定谥号,报请皇帝核准颁布。作为科举出身的文官,如果能够在生前得到皇帝重用,政绩卓著,位极人臣,死后再得到评定等级较高的谥号,这就可谓是功德圆满了。就谥号的用法和等级来看,文臣最向往的就是最高等级的谥号“文正”,能够得到这一“谥号”,文臣死而无憾。在清朝270多年的历史上,据严复统计,有清一代有谥号的大臣2748人,能够得到“文正”谥号的大臣仅有八人,其中不乏军机大臣刘统勋(刘墉之父),镇压太平天国挽救大清危局的曾国藩等公认政绩卓著的能臣。但是,在这八人中,却有一人生前无什么卓越政绩,后世也籍籍无名,却能够与刘统勋曾国藩等名臣并列,堪称大清三百年命最好的宰相,但其为官之道处事之道极具争议,他成功的仕途生涯也起到了很坏的官场示范作用,进一步带坏了晚清官场风气。他就是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朝的曹振镛。

  “多磕头少说话”的为官之道,成就了曹振镛的好命清朝承袭明朝官制,废除了丞相一职,在雍正七年之后,设立了军机处,辅佐皇帝处理政务,"撰述谕旨",虽然名义上是皇帝的私人秘书机构,但实际上逐渐成为执政的最高国家机关,入值的大臣被称为军机大臣,类同于明朝时期的内阁群辅。按照清朝的官制,清朝不存在宰相这种官职。大家常说的宰相,大概分两种情况:一种是假宰相,也就是只是军机处大臣没有大学士头衔;另一种是真宰相,既是军机处大臣,又有大学士头衔。我们这里要说的曹振镛就是属于第二类。

  

  嘉庆年间流传一句民谣:和跌倒,嘉庆吃饱。和中堂忽悠了乾隆一辈子,聚敛了大量财富,被嘉庆抄家赐死之后百姓无不拍手称快。有人说乾隆肯定知道和的贪腐行为,为何一直不办他?道理很简单,因为和是最懂乾隆的人,乾隆离不开他。世上最有力量的情话,不是我爱你,而是我懂你。“懂”这个字,涵义太过丰富。和是乾隆孤独时第一个出现的人,高兴时一起潇洒,郁闷时一起分忧。乾隆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和都会琢磨到位马上做出反应,工作经常做到主管前面,这样的干部肯定要重点培养啊。普天之下莫非王土,和喜欢钱,只要不太出格,随他去吧。

  贪官可恶,但有一种对国家的破坏力比和还要厉害的庸官,就是不作为的官员。俗话讲,食人之禄,忠人之事。自己的工作要对得起人家给的这份钱,但他的想法却不同,一辈子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历经乾隆、嘉庆、道光三朝,只会做官不会做事,生平奉行六个字:多磕头,少说话。

  

  曹振镛,自称曹操后裔,安徽歙县人。乾隆朝时,27岁考取进士进入公务员系统,成为国家重点培养的后备干部;嘉庆朝时,任吏部工部侍郎;道光朝时,升任武英殿大学士,成为道光皇帝心腹。仕途之路一马平川,混日子混出了顶级水平。掌管军机处长达15年,官龄长达53年,年届80岁才退休。最后颐养天年、寿终正寝,纵览整个清朝没有一个人比他当官时间长,但知名度很低,就是因为没有留下什么事迹可以大书,所以《清史稿曹振镛传》的篇幅很短,只有700多字。平平庸庸,无所建树的曹振镛为何官职就像坐上火箭,屹立三朝不倒?有人向曹振镛请教为官秘诀,他很直接:“无他,但多磕头,少说话耳”。

  汉高祖刘邦称帝后,萧何作为丞相辅佐,国家逐渐从战争中一步步恢复到正常生产生活中,萧何功不可没。等到汉惠帝即位后,曹参担任丞相,但这位老兄却没有新官上任三把火,无为而治,甚至不上班请假休息。汉惠帝不解,问曹参,为何这般?曹参问汉惠帝,在您看来,您与高祖德行相比何如?汉惠帝承认自己不如高祖。曹又问,我与萧丞相的能力相比呢?汉惠帝说您恐怕比不上萧丞相。曹说就是的,先帝与萧丞相已经制定了很好的制度,我们只需遵照执行即可,汉惠帝明白了,同意曹继续歇着,这便是“萧规曹随”的由来。曹振镛身居要职,并没有萧规曹随的基础,没有给乾隆、嘉庆、道光提出自己的宝贵意见和建议,这就是不称职。

  

  如果非要从他无所建树的一生中找到亮点,还是可以找到几处。道光年间,有几个大臣在整理资料时,将乾隆出生之地说成是承德避暑山庄。民间传言乾隆乃是雍正去避暑山庄游玩时喝鹿血后兴起与宫女所生,这几个大臣这样说简直是打脸。道光皇帝起初也没发现,但大学士曹振镛发现了错误,指出高宗不是出生在避暑山庄,而是雍和宫。道光这才明白,将几个大臣革职,重赏有功的曹振镛,很快提拔他成为军机处“首辅”。曹振镛看准了道光是位守成皇帝,虽然表面很忙,但忙不到点子上,所以自己与道光很适合。但表面工作还是要做的,挑一些小错误什么的是他的专长。比如道光批阅大量奏折很劳神,曹振镛献计,皇帝可以抽看,如果有发现错误地方就用朱笔勘出,然后在大臣中间传阅,这就可以避免错误,人人仔细了。道光大悦,下诏执行。官场人人只关注八股文章是否写的圆融,却不再有犀利的政治谏言,曹振镛的妙计实为恶计。

  

新裤子不难,旧裤子打上补丁还能穿,何必浪费呢?”道光一听同道中人,赞许有加。从此以后,朝堂上出现了一件怪事,大臣们不穿新衣服,而是穿着破烂的旧衣服上朝,将作秀进行到底,市场上打着补丁的旧衣服价格是新衣服的三倍。道光还以为自己的节俭号召得到了很好地贯彻,可悲。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