贸易环境恶化市场需求不振 全球将迎来新一轮降息潮

时间:2019-08-28 来源:www.ouchun.net

?

经济日报2019年8月15日10: 35

A-A +

erweimashouji.png

扫一扫手机

我想分享

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QQ微信

2019081510340073920.jpg

徐俊佐(新华社)

虽然中国经济刚刚过了中国的秋季节日,但全球宏观经济显然已经感受到一点“凉爽”。几天前,印度银行,新西兰银行,泰国银行和菲律宾央行都宣布降息。事实上,自今年年初以来,降息已成为20多个国家主要央行的货币政策基调。世界欢迎新一轮降息。

降息阵营正在变得越来越强大

当印度和新西兰等国宣布降息时,他们强调“外贸环境恶化和全球需求低迷”将导致其国内经济增长低于预期,通胀低于预期。

其中,泰国银行明确表示泰国经济可能低于此前预期的经济增长,增长前景恶化和低于预期的通胀环境使其“意外”降息;印度央行在最新前景中下调了经济增长预测。并表示通胀在短期内无法达到4%的目标范围;新西兰央行还表示,全球经济活动持续疲软,对新西兰商品和服务出口市场的需求下降;菲律宾最新的季度经济增长率在四年多以来降至最低5.5。 %,远低于预期的5.9%。

各方担心的是,许多中央银行降息正在引发新一波降息浪潮。市场预计,在本轮降息中,如果泰国未来经济数据继续放缓,泰国央行可能会在9月25日继续降息,并将基准利率下调至1.25%;印度央行可能会在10月召开利率会议。进一步降息至5.15%,并通过2020年第一季度的一系列调整达到5年来的10年低点;菲律宾央行行长迪奥诺也表示,未来六周内或第四季度初降息幅度最快,不排除存款准备金率进一步降低100个基点的可能性。

除了三国“背靠背”降息的预期外,发达经济体进一步降息的趋势更值得关注。

美联储7月宣布降息,但美联储的美联储观察显示,市场预计美联储将在年底两次降息,而9月18日的利率会议已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与此同时,欧洲中央银行在7月底明确表示,为了确保欧元区免受贸易争端和英国脱欧等不确定因素的影响,它准备削减短期利率并可能重启大规模购买债券。利息会议可能成为欧洲央行降息的起点。市场预测显示,面临经济困难的英格兰银行也可能加入降息行列。最新数据显示,英国经济在第二季度下降了0.2%,是七年来最差的表现。 10月底尚未解决的英国退欧风险和经济进一步疲软可能迫使英格兰银行采取货币宽松政策。

在亚太地区,日本央行利率会议的最新会议记录显示,虽然日本央行7月份没有采取行动,但一旦需要宏观经济需求,日本央行必须“向市场澄清”采取进一步宽松措施并不犹豫“。澳大利亚储备银行在6月和7月两次降息,但仍表示,在8月份暂停降息后,由于通胀前景黯淡和全球恶化,不会排除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经济增长前景。

发布信号发人深省

该分析认为,这些降息预计将揭示三个发人深省的问题和关注点。

首先,什么是全天候减息?这轮降息不仅是对全球经济的下行压力,也凸显了不同经济体在调整全球经济周期中的竞争性货币政策。毫无疑问,这种情况的根源在美国。即使美联储在7月份降息后,美国政府高管也多次强调美联储应该“越来越快地加息”,以使美国在与其他国家的竞争中具有竞争力。显然,虽然贸易保护主义进一步加剧了经济衰退,但美国利用货币政策提升竞争力已经引发跨国央行“逃之夭夭”。

英格兰银行助理行长克里斯蒂安霍克斯比明确表示,降息经济高于市场预期,作为出口导向型经济体,新西兰经济对汇率的高度敏感性迫使央行超越市场期望。降低利率。澳大利亚央行行长Philip Lok直言不讳地说,“汇率上升会伤害澳大利亚的许多经济部门。”日本央行最新的会议纪要显示,交易环境的持续恶化和全球政治不确定性继续推动日元走势,进一步损害了该行刺激出口导向型经济复苏的计划。因此,支持像日本银行这样的“先发制人”货币宽松政策的成员数量正在上升。

第二,发达经济体中央银行所谓的“独立”是什么?最近,四位前联邦储备委员会主席发表了一篇罕见的联合签署文章,要求美联储保持独立。然而,当其政策目标和实施手段提前确定时,这种所谓的独立性只能是一个悖论。美联储和美国政府之间关于货币政策的争论更像是一个“连续决策游戏”过程。美国的一些政治家认为,美国有资本打击贸易战,但迫切需要美联储应对贸易战的经济影响,而贸易战被迫应对各种压力。政治家作为第一个做出战略选择的人,占据着绝对有利的地位。所谓的独立货币政策决策者只能效仿,所谓的美联储独立性在一系列游戏中大打折扣。

第三,发达经济体的中央银行必须处理下一次危机多少“弹药”?目前,美国3月和10年期债券的收益率曲线不断反转,表明市场预期美国经济将面临下行压力,美联储将在未来继续降息。根据历史实践,如果倒挂超过三个月,未来12个月经济衰退的可能性就更大。然而,自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主要发达经济体的政策利率与历史水平相比处于较低水平。未来,一旦出现衰退或危机,已实施或即将实施货币宽松政策的发达经济体将面临两难选择。不仅利率调整空间非常有限,而且央行资产负债表扩张的边际效应也将受到限制。那时,如何拯救危机经济将成为越来越多发达经济体中央银行的头疼问题。